In The Edge Of Shadow光影邊緣

關於部落格
感言/雜記
心情/愛情
電影/音樂
書評/分享


在光影的
邊緣
  • 145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祕密晚餐-THE SECRET OF LAST SUPPER

e李奧納多下戰帖!
這幅畫蘊含著一本禁書的祕密。雖然祕密清楚地擺在眼前,你們還是看不出來。
我出的這個謎題,可以證明你們這些人有多愚蠢。 


在這個宗教信仰脆弱又混亂不安的年代,義大利最火紅的藝術家達文西,正在為興建中的聖馬利亞感恩修道院繪畫一幅十六呎長、三十呎寬巨大壁畫,取材自聖經中描繪耶穌在遭羅馬兵逮捕的前夕,與十二門徒共進最後一餐時,提出即將遭背叛的預言一景。但在同一時間,羅馬教廷卻接獲一連串署名「預言家」的密函,指稱達文西正在進行的巨畫中非但沒有恪遵聖經的經文記載,甚至藏有挑戰教廷的異端邪說。《最後的晚餐》中沒有聖杯,沒有聖餐體,也沒有耶穌主持聖餐禮的形象,十二門徒頭頂上沒有光圈;達文西更以異端份子為模特兒,並把自己肖像暗藏畫中,背對救主耶穌基督,還在畫中暗指背叛耶穌的門徒並非眾所周知的猶大,而是使徒彼得。宗教法庭的法官兼解碼專家阿古思提諾神父,奉命找出告密者「預言家」的真實身分,因此前往米蘭進行調查,卻意外捲入接二連三的死亡事件。為了追查這位以正義的化身自居殺害了好幾條人命的修士究竟是何人,以及達文西是否暗藏禍心,把藝術當作針對教廷的武器,阿古思提諾神父抽絲剝繭,進入有如迷宮般的層層關卡,利用猶太人的替換法、希臘人的記憶術等古老的象徵符號技巧,企圖解開有史以來最重大的宗教陰謀。彷彿一句為人所遺忘的奇異魔咒,對著那些選擇光明、捨棄黑暗的信徒們發送光的訊號,《最後的晚餐》中暗藏的神祕訊息究竟意所何指?這個祕密與一本藍色書皮、題為《祕密晚餐》的古書有何關連?這位總是一身白衣的藝術大師的最終目的又會帶給基督教世界多大的震撼與顛覆?藉由一場預告背叛的晚餐盛宴,一樁暗藏玄機的宗教謎題即將解開。


西班牙極受矚目的新生代作家哈維爾‧西耶拉強調以事實作為小說的基礎,利用古時代一種在圖像上隱藏訊息的方法為主軸,花費三年的時間走訪義大利的米蘭、羅馬、佛羅倫斯和文西,以及法國的昂布瓦斯等地進行各項的研究與一系列的考證工作。最後,他大膽的運用想像力來為那些連歷史學家也無法解開的謎團提出驚人解釋,創造出一個融合宗教狂熱、背叛、謀殺、教會權術、藝術策略與神祕推理等元素的故事,緊湊的情節鋪陳讓讀者有如置身迷宮一般,在驚訝之餘同時也深受啟發。西耶拉承襲西班牙深厚的歷史懸疑小說傳統,師法《玫瑰的名字》式的謎團佈局,忠實呈現文藝復興時期的氛圍;《祕密晚餐》是結合歷史解謎、奇情驚悚,直探大師名畫底蘊的小說傑作。


內文試閱:
《祕密晚餐》「這麼說,您真的在這幅壁畫裡藏了一個祕密?」  
 

馬可.竇喬諾站在那兒,迷惑的搔著下頦,看著「大師」正在繪製的那幅壁畫。李奧納多.達文西很喜歡玩這種遊戲。在他心情好的時候(這一天他的心情簡直好極了),你簡直看不出他就是紅透義大利半邊天、最受盧多維科公爵青睞的一位藝術家、發明家、樂器家暨工程師。在這個寒冷的早晨,他的臉上露出了頑童般的神情。由於深知修士們對他頗有微詞,他特地利用公爵夫人死後米蘭城內瀰漫一股肅穆氣氛的當兒,來到修道院的食堂內勘查自己的作品。此刻,他站在六呎高的鷹架上,置身於他筆下的十二個使徒之間,一副頗為自得的模樣,不時從一塊板子跳到另一塊板子上,像個小男孩一般。

「當然啦!」他大喊,他那富感染力的笑聲迴盪在食堂那空蕩蕩的拱頂下。「你只要專心的看著這幅壁畫,並且注意裡面的數字就會發現那個祕密了。你算算看呀!快點,算呀!」他笑著說道。
「可是,老師……」
「好吧!」達文西拉長了尾音,無奈的搖搖頭。「我看要把你教會還真不容易。這樣吧!你何不拿起下面那本放在畫筆盒旁邊的聖經,把約翰福音第十三章念出來?就從第二十一節開始念,這樣你或許就會得到一些靈感。」

馬可是達文西手下那幾名年輕、英俊的學徒之一。他聞言便跑到大門邊的一個角落,從讀經臺上拿起那本聖經。這本在威尼斯印刷、封面以漆黑的皮革裝訂、還有銅製包角的聖經想必至少有好幾磅重。馬可略微吃力的翻閱著,直到他找到約翰福音那一章為止。這個版本甚為精美,每一章開頭都以又大又黑的歌德式字母標示出來,旁邊還有雕板的花卉圖案。

「耶穌說了這話,心裡憂愁。」他開始念道。「就明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門徒彼此對看,猜不透所說的是誰。有一個門徒,是耶穌所愛的,側身挨近耶穌的懷裡。西門彼得點頭對他說,你告訴我們,主是指著誰說的?」
「夠了!夠了!」達文西在高高的鷹架上大喊。「現在,你把頭抬起來看著我。難道你還猜不出我的祕密來嗎?」
馬可搖搖頭,他知道老師又要耍花樣了。

「老師!」他的口氣裡明顯的帶著不滿和失望。「我知道您正在畫福音書裡的這一段經文。您叫我把它念出來,可是這裡頭並沒有什麼新鮮的玩意兒呀!我想知道的是真相。」
「真相!什麼真相?」
「城裡的人都說您花了這麼久的時間畫這幅畫,是因為您想在裡頭隱藏某個重要的訊息。您之所以放棄使用畫壁畫的技法,而選擇另外一種比較費時的方法,究竟是為了什麼呢?讓我來說吧:您是為了讓自己有時間可以好好思索您想傳達的那個訊息。」
達文西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
「老師,大家都知道您喜歡神祕的事物,我也很想一窺堂奧。您瞧!我在您身邊幫您調顏色、畫草圖、打底什麼的,都已經三年了,總該得點什麼外人得不著的好處吧!不是嗎?」
「當然,當然。不過可以請你告訴我,你口中所說的那些人究竟是誰嗎?」
「誰?大家都這麼說呀!連院裡的僧侶也常常把您的徒弟們攔下來,盤問他們呢!」
「那大家都怎麼說呢?」人在高處的達文西再度大聲問道,一副興致愈來愈高昂的模樣。
「他們說您不像飛利浦.黎比或柯里維利一樣,是真的在畫那十二個門徒,而是可能用他們來象徵天上的十二個星宿。也有人說,他們的手勢也許是代表您為米蘭公爵創作的一首樂曲當中的音符……反正各種說法都有。」
「那你認為呢?」
「我?」
「是啊!我想聽聽你的看法。」達文西的臉上又浮現了調皮的笑容。「你每天跟著我,在這麼美侖美奐的房間裡工作,有什麼心得呀?」

馬可抬起頭看著北邊那面牆,只見達文西正拿著一支毫毛畫筆在那兒為他的作品做最後的修飾。這幅《最後的晚餐》是馬可所見過最特別的一幅。位於畫面正中央的是看起來栩栩如生的耶穌。祂面帶倦容,張開雙臂,彷彿正利用眼角的餘光觀察著門徒們對祂方才所說的話有些什麼反應。祂鍾愛的門徒約翰就站在祂身旁,傾聽著彼得急切的私語。他們的神態是如此逼真。如果仔細觀察,你幾乎可以看見他們的嘴唇在動。

然而,畫中的約翰並未如聖經中所記載的一般,側身挨近耶穌的懷裡。從他的模樣看起來,他先前也並未如此做過。站在耶穌另一邊的大個兒腓力雙手抱胸,彷彿在問:「主啊!我是您說的那個叛徒嗎?」雅各則像個保鏢一般挺起胸膛,向耶穌宣示他永恆的忠誠,似乎是在說:「只要我在您身邊,就沒人能傷害您。」
「怎麼樣?馬可,你還沒回答我。」
「我不知道耶……」馬可有些猶豫。「老師,您這幅作品有些地方讓我很迷惑,感覺很……很……」
「很怎樣?」
「很靠近,很有人味,簡直讓我說不出話來。」
「很好!」達文西表示讚許,然後便在圍裙上擦了擦手。「你看吧!在不知不覺當中,你已經離我的祕密更近了。」
「老師,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也許你永遠都不會明白。」達文西笑了笑。「不過請你聽好:大自然中的萬事萬物都有其神祕之處,我們不知道鳥兒如何能飛,也不知道水為何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如果我們的繪畫能夠成功的呈現大自然的種種,難道不也應該表現出它們原有的神祕特質嗎?記住:繪畫是最崇高的一種藝術形式,在欣賞畫作的時候,千萬不能只停留在表面,要進入畫裡的情境,在其中梭巡,找出不為人知的細節,探尋其幽深隱微之處,如此才能理解它真正的意涵。不過我得提醒你:這樣做必須要有點勇氣才行。像這樣一幅壁畫所蘊含的意義,往往與我們原先所設想的大相逕庭,這點你要記住。」 

 

 

 

 

 

 



作者簡介及更多試閱

 http://blog.chinatimes.com/openbook/archive/2007/08/20/190599.html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78470


[譯者簡介]
蕭寶森
台灣大學外文系學士,輔仁大學翻譯研究所碩士,曾任聯合報系編譯,現為輔大譯研所兼任講師,譯作包括《蘇菲的世界》、《愛因斯坦的太太》(智庫文化)、《阿拉伯沙地》(馬可波羅)、《味覺日記》(藍鯨)以及《亞歷山大──夢想之子》、《亞歷山大──太陽神沙漠》、《亞歷山大──世界的盡頭》、《最後一匹人頭馬是怎麼死的》(大塊)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